甚麼是「一飜役」?

在接下來的幾篇當中,我們要解釋到底要怎麼樣的牌才能夠胡,其中最重要的概念就是「役」。役可以分成三種:

  1. 「手役」:手牌構成了某種特殊的型態;這佔了所有役當中最大的比例。
  2. 「行為役」:玩家達成了某種特殊條件。
  3. 「偶然役」:遊戲過程中發生了一些特殊的狀況。

役是胡牌的必備條件,如果沒有任何役、僅僅只是做出四面子一雀頭型態就宣布胡牌的話就變成是錯和(見後文)了。底下幾篇中我們將介紹各種日本麻將中標準的役,這些役不管在哪一套規則版本中幾乎都是有的。至於一些其他比較不是那麼標準的役(即地方役),我們在後面也會特別有一篇介紹。在所有的役當中,手役是最多的一種,這些役都是手牌本身就已經具備某種型態;其中,絕大多數的手役都是先前一再提到的四面子一雀頭型,不過除此之外還有七對子型和國士無雙型這兩種特殊型式(底下我們把這三種牌型合稱為胡牌型)。對於那些沒有做出手役的胡牌型,我們可以試著做出行為役(例如立直)來讓它具有役,這樣就可以胡了;或者我們也可以等待偶然發生的海底摸月或搶槓等等的偶然役。為了方便等一下解釋某些役,在此我們先順便解釋幾個相關術語。

各種的役各有不同的大小,在日本麻將中是用「飜」作為單位來比較各種役的大小不同。「飜」有的時候會寫成「番」或「翻」,用「飜」這個字是最正式的。隨著飜數不同,胡牌所能獲得的點數也不同。日本麻將的役最小是一飜,最大有十三飜(稱為役滿)、而許多的規則版本甚至有雙役滿以上的役。

一飜限制(一飜縛り)

這是日本麻將對於胡牌最基本的規則限制,意思是說胡牌的牌型一定至少要有一飜以上的役才可以,但是這一飜並不包含懸賞,也就是說,光是有懸賞卻沒有其他役的話還不能夠胡牌(底下解釋)。

門清

如果一個玩家沒有叫過牌(或者等價地、手牌中沒有任何副露),那其狀態就稱為「門前清」或者簡稱「門清」(或門前),由於暗槓不是副露,因此如果曝光牌只有暗槓也是門清。有很多的役會要求必須是門清才成立,或者有些是非門清的話會減少一飜,這稱為叫牌下降(喰い下がり)。

滿貫、跳滿、倍滿、三倍滿、役滿

這些是用來衡量胡牌點數大小的術語,我們這幾篇在解釋役的時候偶爾會提到,各位姑且先知道這些都代表很大的牌即可,至於詳細的細節,我們在介紹點數計算的時候會解釋。
有了這些基本概念之後,接下來的幾篇中我們就來解釋各種的役。如果沒有特別強調的話,所有的役都是四面子一雀頭的基本型。本篇先介紹一飜役。

底下的這些是比較基本的一飜役,剛接觸日本麻將的新手就算別的役都不知道也應該要先記住這些役。

斷么九

口語中常簡稱為「斷」。斷么九可以說是所有役當中最基本的。它是指牌型當中只用了中張牌,完全沒有用到么九牌。在大部分的規則版本中斷么九都不需要門清(但也有不少地方規則規定斷么九必須門清,見後文)。因為斷么九可以使用的牌很多,而且沒有門清的限制,是很適合用來快攻的一種役型。

斷么九可以跟七對子複合(見後文)。

飜牌

飜牌(又叫役牌)是另外一種快速胡牌的捷徑,所謂的飜牌包括了三元牌、場風牌跟自風牌三種,只要這之中任何一種牌的刻子或槓子就可以算一飜(請注意,當雀頭是不算的),而且拿到越多飜數也就越多。不需要門清。三元牌就是白板、青發跟紅中,場風牌就是跟目前的場風相同的風牌,例如在東場的時候就是東風、南場的時候就是南風,依此類推。自風(又叫門風)就是跟玩家目前的方位相同的風牌,例如對於親家(東家)來說就是東風,親家的下家就是南風,諸如此類,只有拿到跟自己的方位一樣的風牌才有用。如果一個風牌對於一個玩家來說既是場風也是自風,那就稱為連風牌,拿到它的刻子或槓子就可以算兩飜。至於既非場風也非自風的風牌稱為客風,拿到是沒有飜的。

假設這個玩家是東家、而且現在是東場的話,那麼上面的胡牌役名就是「白板、紅中、雙東(或者叫東東,用來表示這是連風)」,總共四飜。如果現在是東場但他不是東家的話那這個牌就只有「白板、紅中、東風」三飜。由於飜牌是快速胡牌最常見的手段之一,因此飜牌又有「特快車車票」(特急券)的別名。

平和

口語中常簡稱「平」。平和的條件稍微複雜,首先面子必須全部是順子,然後雀頭必須是數牌或者客風,接著必須是「兩面聽」的形式,最後它必須門清。所謂的兩面聽,是指三面子一雀頭都已經湊齊了,而最後手上還有兩張不含 1 跟 9 的、連續的中張牌,只要進這兩張牌的前一張或後一張就可以組成順子胡牌,這樣的形式稱為兩面聽。平胡的諸多條件其實只意味著同樣的一件事:它本身完全沒有任何額外的「符」,以上的這些觀念在我們後面介紹符的時候會更仔細說明。

上面這個牌聽的是六九索的兩面聽,因此是平和。順便一提,如果最後胡的牌是六索,那麼這個同時也做出了斷么九。雖然平和的條件比較複雜,對新手來說好像不是一個容易做的役,但其實方法正確的話平和還算是一個簡單的役。少數規則版本中,平和一定要榮和才算,自摸和不算;這種規則就稱為「平和ツモなし」。相對地,允許平和自摸的規則就稱為「平和ツモあり」。

一盃口

牌中有兩個一模一樣的順子。要門清才算。

在這個胡牌當中,具有兩個一樣的「五六七索」的順子。如果整理成底下這樣或許各位比較容易看出來,但是這並非絕對必要。打牌打多了,自然這種組合就看得出來了。

一盃口相對來說是比較難做的一飜役,通常都是配牌本身就有點跡象才會試著去做。

立直

口語中常簡稱為「門」。立直可以說是日本麻將最大最大的特色,因此一般規則的日本麻將又有「立直麻將」之稱。早先有種說法認為「立直」一語源自於英文的「reach」一詞,不過後來的考據比較傾向於主張立直實際上也是源自於中國麻將(以及其前身的骨牌)中的一個役。無論如何,立直規則的確是在二次大戰後才迅速地普及全日本而成為日本麻將的最主要特徵。立直的概念如下。假設在某一次自摸之後呈現出把一張牌丟掉就可以聽牌的局面,無論聽的牌有沒有役、只要符合底下的條件,此時都可以宣告立直,而立直如果胡牌的話就可以增加一飜,讓本來沒有役的牌變成有役,而本來已經有役的牌變得更大。因此立直是一種讓沒有役的牌變得可以胡牌的一種機制。立直有三個條件:首先必須門清,而且玩家必須至少還要有一千點,此外該玩家至少還要剩下一次自摸的機會(即壁牌至少還要有四張),不然就無法立直。要宣告立直的時候,首先喊一聲「立直」,然後把聽牌所不需要的一張牌丟掉、這張牌在河裡必須橫擺,如下圖所示;最後要在自己的河的前面擺上一根千點的點棒,稱為「立直棒」。

如果是立直所丟出的那張牌被別人叫牌叫走的話,那麼在下一次丟牌的時候,必須把下一張丟出的牌橫擺、以標示自己目前是立直的狀態。在宣告立直之後,只要胡牌,無論是自摸和還是榮和,牌都會增加一飜。除此之外,立直的人還可以享有「一發」跟「裏懸賞」的機會,這個底下再解釋。但是,如果在該局中被別人先胡了牌,那麼立直棒就要送給那個玩家;反之如果是立直的人胡牌那麼立直棒他就自己收起來。總而言之,所有放在桌上的立直棒都歸下一個胡牌的人所有(也有較少的規則版本是規定歸下一個立直胡牌的人所有)。如果流局(見後文),那麼立直棒就一直留在桌上,直到有人胡牌為止。立直除了必須用一千點做為賭注之外,還有一個限制,就是一旦宣告立直,就不能再更動手牌的面子組合,這意味著立直之後該玩家不能叫牌、且摸進來的牌如果沒有胡就要直接丟掉、不能放進手牌當中(唯一的例外是可以進行暗槓,不過前提是不能改變牌型的分解結構,見後文),因此也讓立直的玩家放槍的可能性變大,這是另外一層面的賭注。由於立直後不能將摸進的牌放入手牌,有些地方會要求玩家立直之後將手牌蓋起來以表明自己不會再換牌(不過這並非必要)。最後,因為立直等於是告訴大家自己已經聽牌,因此其他人也會因而特別針對立直的玩家進行防禦。於是整體而言立直是有利有弊。只要聽牌,立直跟槓牌一樣,是在任何一次自摸之後都可以進行的操作。如果玩家聽的是小牌或甚至沒有飜的牌,有的時候會故意再稍微等一下看看能不能湊出更大的牌之後再立直。立直之後還有可能出現另外一種振聽的情況,稱為「立直後漏看」(立直後の見逃し),意思是說立直之後,有人丟出了該玩家可以胡的牌,可以該玩家卻沒有榮。無論這是有意無意,該玩家從此以後就進入了振聽狀態,這種振聽是沒有辦法解除的,他只能自摸,沒有辦法喊榮。因此立直之後,一定要仔細看清楚有沒有玩家丟出了自己能胡的牌。還有一種情況稱為「振聽立直」,意思就是玩家聽牌,可是聽的牌當中有他曾經丟過的牌,而他卻在此時立直。這並非不行,只不過跟剛才的情況類似,他只能自摸胡牌,而且因為立直之後不能改變牌型,這種振聽也是沒辦法解除的,差只差在這是歸類在振聽的第一類情況而已。也有少數規則是不允許立直後漏看或振聽立直的,在這種規則中如果立直後漏看或振聽立直,就算事後自摸胡牌也算是犯規。

門前清自摸和

簡稱「門清自摸」,或口語常簡稱為「自摸」(注意不是簡稱為「門」,「門」一個字的話在口語中是指立直),意思是說在門清的狀態下自摸成胡牌型的話,無論有沒有其他的役,都有一飜。

例如在上面這個牌當中,西風是客風、紅中沒有構成刻子,本應什麼都沒有,但是因為是門清自摸,可以胡牌。這是另外一種讓沒有役的牌變得可以胡牌的手段,在很多情況下它會跟立直結合,變得更大。

懸賞牌(ドラ)

懸賞牌是日本麻將中僅次於立直的特色。日本早年將它的漢字寫成「懸賞牌」,而二次大戰之後把美式用語逆向輸入(應該是源自 dragon 一字),變得逐漸習慣稱之為「ドラ」(有人譯作寶牌或加分牌等等)。這邊我們一律用懸賞牌稱呼之。在每一局剛開始的時候,王牌上面都會把倒數第三幢的上層牌打開,稱為懸賞指示牌;而懸賞指示牌所指示出來的下一張牌就是懸賞牌。例如,假設懸賞指示牌是三筒,那麼下一張的四筒就是懸賞牌。如果是九筒,那麼循環一圈回來、一筒就是懸賞牌,也就是說萬子、筒子、索子各自構成了懸賞的一圈循環。而東南西北風也是一個循環,若懸賞指示牌是南風,那麼懸賞牌就是西風。白板、青發、紅中三張則自己構成一個循環,如果懸賞指示牌是紅中,那麼懸賞牌就是白板。用圖來表示的話就是:

這兩套循環要稍微記住一下。懸賞指示牌會因為有人做槓而增加,因為槓而被開出來的新懸賞牌稱為「槓懸賞」(槓ドラ)。除此之外,如果立直的玩家胡牌,那麼他可以把已經開出的懸賞指示牌所在的那幾幢的下層牌也打開,而由那些下層牌所指示出來的牌分別就叫做「裏懸賞」(裏ドラ,簡稱ウラ)跟「槓裏懸賞」(槓裏ドラ,簡稱槓ウラ)。相對於裏懸賞,一開始開出的懸賞指示牌又稱為「表懸賞指示牌」,對應的牌就是表懸賞牌。懸賞牌的用法是,只要胡牌的牌型當中有一張懸賞牌,那麼就多一飜,有多少張懸賞牌就增加多少飜。舉例來說:

這邊我們將懸賞指示牌記做兩部份、一半是對應表懸賞、另一半是對應裏懸賞。我們假定有人因為叫槓而多開了一張懸賞指示牌出來。如果這個玩家因為立直而胡了上面的牌型,那麼他的手牌中就有一張兩萬、三張五萬、兩張七筒、兩張七索,合計一共有八張懸賞牌,於是整個役名就是「立直、斷么九、懸賞八」,總共有十飜,是「倍滿」的超級大牌。就算他沒有立直,那麼也有「斷么九、懸賞五」,是六飜的「跳滿」牌,一樣非常大。如果開出了兩張一樣的懸賞指示牌,那麼指示出來的懸賞牌會變成兩倍的懸賞;三張一樣的懸賞指示牌就會變成三倍懸賞,依此類推,最多可以是四倍懸賞。例如一種極端的情況是:

在立直胡牌的情況下,這個牌會從「青發、懸賞八」瞬間變成「立直、青發、懸賞十六」,十八飜的恐怖怪物,成了「役滿」的牌。懸賞牌就是這樣一種有可能讓牌出人意料地變得狂大的機制,因此每次開槓懸賞、拿裏懸賞的時候都是驚奇時刻。
不過,需要特別特別注意的是,懸賞不能夠算在「一飜限制」的一飜之內,也就是說,縱使有一堆懸賞牌,如果沒有別的任何一種役,也是不能夠胡牌的(因此上述的例子中都有附帶例如斷么九或青發這種基本的役)。這邊列出的所有役當中只有懸賞有這種現象,新手應特別記得。基於這個緣故,在某些比較狹義的定義中,懸賞牌並不算是一種「役」(雖然它有飜)。某些規則版本(尤其是競賽規則)並沒有裡懸賞跟槓懸賞。在這類版本當中槓牌的時候就不用加開懸賞指示牌了。

一發(一発)

這是立直的人才會有的役。如果立直的玩家在立直後的一巡之內就胡牌,無論是自摸和還是榮和,都叫「一發」,都有一飜。尤其是假如是一巡後立刻自摸的話,就會再跟門清自摸結合,變成「立直、一發、自摸」,本來沒有役的牌可能因此立刻就變成了三飜。如果還拿到裏懸賞,很可能就變成滿貫以上的大牌。個人認為,這種藉由「立直、一發、自摸、裏懸賞」讓牌出乎意料地變得超大的特性也是日本麻將最迷人的地方之一。但是,假如立直之後在下一次自摸之前有任何玩家叫牌(有些版本也包含暗槓和加槓),那麼一巡就被破壞,就沒有辦法一發了。有些玩家會故意為了破壞立直者一發的機會而叫牌,稱為「一発消し」。不過也有的規則是說,在立直的人下一次自摸之前如果有人叫牌或槓牌、而他所丟出的牌放槍給立直者的話,那也算一發成立。在這種規則裡面,還有一個額外的機制是,如果立直的人在下一次自摸之後暗槓、而摸到的嶺上牌自摸的話,那也是一發成立,這種時候就是「立直、一發、自摸、嶺上開花(底下解釋)」的複合。但在通常的規則裡面後面這種情況是不算一發的。跟裏懸賞一樣,很多競賽規則當中也沒有一發。

在日本麻將當中有四種一飜役被稱歸類為「偶然役」,意思就是說這是碰巧出現的役,並非蓄意做出來的。如果手牌實在是做不出手役,而且也因為叫了牌導致沒辦法立直跟門清自摸,那麼或許可以把最後的一絲希望寄託在這些偶然役上面。這些偶然役都是不需要門清的。嚴格來說「一發」也算是偶然役,不過因為它是立直附帶的役,跟底下這些的性質也稍有不同。在某些比較嚴苛的規則版本當中,這些役跟懸賞一樣、不能夠只胡除了這些之外沒有別的役的牌;此外,由於門清自摸在某種程度上也具有偶然役的特性,所以在一些版本中會順便把門清自摸也套上這個限制。不過,在大部分的規則版本中都是可以只胡偶然役的。

海底摸月

或者寫成「海底撈月」。如果摸了海底牌之後該張牌剛好造成自摸,那就叫做「海底摸月」。

河底撈魚

反過來,與海底摸月相對的概念是河底撈魚。如果河底牌放槍,那麼榮他的玩家就額外獲得了「河底撈魚」這個役。

嶺上開花

記得所謂的嶺上牌指的是王牌最後面的兩幢牌,這些牌在有人做槓的時候會被摸走。如果做槓的人摸了嶺上牌之後剛好造成自摸,那就叫做「嶺上開花」。一般來說嶺上開花無論是明槓還是暗槓都是當作自摸和;但是也有一些規則版本是說,假如在大明槓之後嶺上開花,那算是被槓牌的人放槍。在通常的規則中,因為海底牌或河底牌都不能槓,海底摸月和河底撈魚都不會和嶺上開花複合。
不過有一種超特殊的情況是,假設採用的是槓牌後必須補王牌的通常規則,而在摸海底牌的前一刻有人槓了那倒數第二張丟出來的牌、以致於本來的海底牌因而變成王牌而摸不到,此時槓牌的人即將摸的嶺上牌就變成是最後一張自摸牌,那麼接著會有兩個問題:

  1. 如果他此時嶺上開花,那算不算海底摸月?
  2. 如果他沒有嶺上開花、然後丟牌時放槍,那榮他的人算不算河底撈魚?

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看版本而定,有些版本是兩者都算,有些是只算一個,也有都不算的。另外也有的版本為了避開這種麻煩的狀況,乾脆就規定如果壁牌只剩一張的時候也不能叫槓。

搶槓

假設他家在加槓的時候,加上去的牌剛好是我們這邊聽的牌,那麼就可以榮那張加槓的牌,稱為「搶槓」(或者日文中常習慣寫成「槍槓」)。應注意的是只有加槓能夠被搶槓,暗槓是不行的(但國士無雙例外,見後文)。一般而言,如果遇到可以搶槓卻不胡的情況,也會當作是振聽。依照通常的規則,被搶槓的人所做的槓不算成立,因此即便是採用即乘制度也不用開槓懸賞指示牌、而且可能出現「立直一發搶槓」這樣的複合、同時被搶槓的情況下也不會產生四槓算了流局(見後文)。搶槓是偶然役當中最罕見的一種,就統計上來說它發生的頻率甚至比某些簡單的役滿役(見後文)還要少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