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麻將必勝絕技(上)

1.147,258規則:下家丟1萬,3、4、7萬基本不吃,2、5萬可能要吃;

  2.牌過半旬,上家開始落風子,不要碰(碰聽張除外);

  3.牌局一直不胡,最好不要動牌,要打熟張,牌一動就有吃大牌的可能;

  4.下家丟3、8萬,有可能手握3、5、6、8萬,打4、7萬要小心一點;

  5.下家丟8、9萬,有可能手中還有4、7萬,打4、7萬要小心一點;

  6.開始幾圈,除嵌張、邊張外,兩頭張最好不吃,先上別的張,等上家再拿到這種牌時,他還會打下來;

  7.手中有1萬一張,2萬一對這種牌型,別人丟3萬,如有混(百搭)不要吃(吃聽張除外);

  8.外面風子除東風外全都見了,不能打,有可能要杠開,至少看二圈再打;

  9.外面有7萬碰掉,8萬見二張,9萬基本上有人碰;

  10.牌開始時先丟蕩張,再丟風子,但是手中風子不可超過二張;

  11.自己無混(百搭)聽張,比如2、5萬,上家丟2、5萬,如果你吃了可聽2、5、8,沒有必要吃;

  12.單吊不要吊一張都沒有見過的張,最好吊兩頭都碰掉,外面見一張的張子或風子;

  13.開始幾圈,有人丟東風,手中有東西風,要先丟西風,因有可能有人拿西風對,別人丟你將被輪出一圈,東風你還可能拿對。

  知已知彼戰術①怎樣猜牌

  猜牌有兩個內容:

  (一) 進攻時:自己所想要上的張,上家有沒有?肯不肯打?已經聽張了,人家會不會打?是否就打?

  (二) 守勢時:人家要什麼牌?人家聽什麼牌?

  取攻勢是求自己從速上張,儘早和出,以免人家和出,雖攻亦寓守意。

  取守勢時則力求猜測準確,以縮小克牌的範圍,而給自己出路,雖守亦含攻崐。

  猜牌有兩種情況:

  (一) 初步的:下家大概有哪一路牌。這張牌打出去,大概有人要碰,要吃,或要和。

  (二) 鐵定的:這一張牌打出去,一定有人和出,而且一定是某一家和出。

  前者是籠統的,可以根據統計、觀測而得到答案;後者則是確定的,決非單憑估計而可得到答案。

  猜牌的根據是什麼呢?

  猜牌總是根據種種現象做出判斷的。在未列舉及分析這些現象之前,得先說明一點:下列的現象雖然是分別舉出,看來是個別的,然而這種種現象實際上又是互崐相聯貫的。

  下面是據以猜牌的現象:

  (一) 河裏的牌

  就是四家所打的牌。譬如:白板見了兩張,倘若你手裏還有一張白板,決計沒有人要,也沒有人再會打給你。這個例子似乎太幼稚了,然而你正可以從這個例子來加以推論。如八筒已見三張,九筒見一張,而你手裏有七、八筒的六、九筒的搭子,必然極容易吃進或和出(倘若已經聽張的話)。換一個例子來說,河裏絕少五、六萬,則四、七萬便是人家容易吃進或和出的牌。

  不要以為這種現象是顯而易見的,不少入局者正是忽略了這種現象而鑄成錯誤的,如以為八筒(以八筒見三為例)是熟張而打八筒,這樣在不覺中把本人的上好機會丟掉了;或是以為一萬已見三、四次(以五、六萬甚少為例),四萬亦屬可打。這是猜牌的初步概念;而成熟的準確猜牌大多建築在初步概念上面。

  (二) 別家打牌的次序

  這一點我們在“控制下家”一節內已經講過,應該隨時記牢別家所打的牌的先後,同時可以猜想——他為什麼先打那一張,後打這一張呢?其中必有道理。

  譬如:上家先打二筒,後打四筒。他也許是拆搭子;也許是打二筒時抓進一張五筒,而打四筒時已抓進六筒(因為有四筒一對),或者仍舊留有三、六筒搭子;也許是打二筒時抓進一張六筒,而打四筒時抓進一張七筒。

  倘若上家先打四筒,後打二筒。他也許是拆搭子;也許是本來有一筒一對,所以先打四筒,並不蝕搭,而打二筒時則希望一筒來碰,或把一筒一對做麻將。

  任何一張牌都可以研究,任何一張牌都會提供一種資訊,因為誰都不會無緣無故打牌的。

  也許有人會說:我就是常常無緣無故打牌。不對,你有時所以隨便打牌,是因為手裏的牌閑張甚多,而這也是一種資訊,也是一個緣故。

  下面再做進一步的解釋。

  先打二筒,後打四筒是常例:先打四筒,後打二筒是反常。因為二筒較近么、九。凡是反常的打法,常常含有明顯的道理。

  倘若上家先打四筒,後打二筒,而河裏並未見過一筒,他手裏有一筒一對,便更有把握了。倘若能再有其他的現象來旁證這一點,那上家手裏有一筒一對或一坎,便可準確地加以證實了。

  據以猜牌的現象彼此都有聯繫,這便是一個例子。當然這還是最簡單的。

  (三) 打牌的姿勢

  如手裏是一副大牌,現出一種特殊緊張或過分仔細的精神狀態,,象把十三張牌數一數,每打一張牌都可以考慮;在聽張之前一張,故意把牌打得重一些,向桌上拼命一拍;正想吃進某一張牌,突被對家碰去,把拿出一半的牌重新縮回;想碰而不碰……。

  這種種動作都無形中告訴你:他手裏有幾張什麼牌,並且一般都是不會錯的。一個麻將技巧不熟練的人,幾乎每一副牌都有這一類的表示;而熟練者有時也難免,你總可從中知道他手裏的幾張牌,再從旁證來加以證明,便可進一步知道他手中有什麼牌要打,要吃,要和了。

  (四) 口中的驚歎語“啊呀!”或是類似的感歎詞

  這大多是表現出某一張牌給人家碰去了,或抓去了;牌的變化時常會使人無意中說出許多話來,而從這些話中可以找到某些線索。言語及姿態有時是故意製造出來的,然而只要能記牢他所說的話和動作,與牌和出後他所攤出的牌來加以對照,便可知道他的脾氣——是真情的流露還是裝模作崐樣。

  打麻將需要應用心理學。倘能看透牌的路數,再加上心理推測,那猜牌的功夫便水到渠成了。

  (五) 最後的幾張牌

  當一家的牌手中有四張的時候(或者時間已遲,手中剩七張牌時),他在抓進一張之後,換出一張來,你便可猜到他手中所有的牌。不過這種猜測,應該隨時把他以往打牌的次序,和他的上家所打的牌加以驗證,方可得到正確的答案。否則未必是準確的。

  在各種各樣的牌都打過之後,所剩餘的牌便可一目了然,別人聽張的可能配合便有了限制,在這種時候,你便能尋到一種“有去無來”的答案(當然也應該有旁崐的佐證來確定)。

  上面舉的五種現象,可以作為猜牌的根據,然而最根本的還是在掌握牌的路數。

  (1)很早打中、發、白,當有做平和的企圖。

  (2)在打過二、三、四、五、六、七、八之後,打么、九,非拆搭,即去衍張。

  (3)拆兩頭搭子,不是有做一色的嫌疑,就是大么對子很多。

  (4)先打一,後打二,緊防三、六。

  (5)先打九,後打八,緊防四、七。

  (6)開大么對,有好搭。

  (7)想吃不吃,必有同樣的牌多張。

  (8)想碰不碰,不必防其碰大么。

  (9)麻將頭,不要三、四、六、七。

  (10)嵌二、八是上好搭子。

  (11)牌將完,需防半熟牌張。

  (12)么、九少見,必有對子。

  (13)臨危(指有大牌或將抓完時)而打生張,手中必有大牌。

  (14)打牌不顧一色,居心不良。

  上面所舉的不過是最容易理解的,如能根據這些例子再加以融匯貫通,便能摸到猜牌的途徑了。

  比如:在打過中心張子之後,突然又從裏面打一張么九(從原來的牌打出來,與抓來就打,分別甚大,打牌時非注意到此點不可),說明“非拆搭,即去衍張”,然而這二者又從何分別呢?

  倘若你有五、八索搭子,上家打了一張九索,當然可以希望他打一張八索給你,然而他在第二張抓進時,換出一張五索來,你便可不必再等候他的八索了,因他決不是拆邊七索或嵌八索的搭子。倘若你能從另外的現象中看出,例如河裏不見八索,而七、九索已各見三張,便可認定他有八索一對或一坎;否則他是抓進一張六索,換出一張九索的。

  又如先打一,後打二,固然要提防他有三、六的搭子;然而也許他是簡單地拆一個邊三的搭子,你緊防三、六豈非徒勞了嗎!所以,在應用這種路數時,也得瞻前顧後,才可有比較可靠的答案。

  現在,我們要進一步來考慮一個更難以斷定的因素,以作為猜牌的根據。

  “他是怎樣打牌的?”這實是一個最緊要的因素,更透徹一些來說,他打牌的路數是怎樣的?他的麻將技巧水準如何?他有無特殊的牌氣?

  孫子兵法所謂:“知己知彼,方能克敵”。叉麻將亦應應用這個原則。根據我們的經驗,可把麻將技巧分為上中下三級。而這三級是根據下列現象來區分的:

  (一)抓進六筒不會換出九筒的譬如有七、八、九筒一順,抓進一張六筒仍打六筒——這類人的麻將技巧僅能管理現成的牌,而換一張打的念頭還不能產生。當然,聽三交而不聽,生熟張不甚明瞭之類的毛病也包括在內。這是下級。

  (二)抓進六筒會打九筒的同前例,能換打九筒,說明已看清九筒是大么,比較地不易給人家便宜。他已經瞭解生熟張之別,在全副牌的過程中,可不至於蝕搭。 這是中級。

  (三)抓進九筒而換打六筒的同前例,能這樣打,說明水準更高了,因為他抓進一張九筒,而知九筒是生張,六筒的危險倒少,已能解除么、九熟于中心張子的死限制,這顯然是更進一級的技巧了。他不但能看透生張的分別、而且還會因時制宜,隨機應變,已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這是上級。

  也有人用另外一種現象來區分的,即:

  下級——不知聽一、四、七而聽四、七,比如有二、三、三、四五,抓進一張六,不知打三而打六。

  中級——聽一、四、七。

  上級——情願不聽一、四、七,而聽嵌七。

  其理由與前述之例相同。下家者顧自己還顧不周全,中級者已能顧全自己而尚未臻化境,上級者則張張見血,知己知彼,能攻能守,靈活應用。

  在猜牌的因素中,這個估計是最根本的;因為你倘若對每個入局者的水準沒有正確的估計,便會時常懷疑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以為他所打的牌出乎意料之外。其實是你自己想得不夠周到。

  譬如:一家有八、 九萬兩 張,抓進一張六萬時,在中、下級技巧必打九萬,而上級技巧就未必如此,明乎此理,猜牌之術便屬上乘了。

  階段舍牌的策略

  在麻將中,舍牌十分重要。摸、吃、碰、杠屬於進張,舍牌則是出張,故麻將技巧之高低、競技之勝負,舍牌系於一半,甚至不止一半。麻將高手打得“精明”,主要是精在“舍牌”上。

  舍牌之重要性在於:

  第一、舍牌的安危可以打亂摸牌的順序;

  第二、舍牌可決定各家戰術的運用;

  第三、舍牌可促進他人入聽的升級;

  第四、舍牌可破壞他人的戰略部署;

  第五、舍牌又能牽制他人的牌勢;

  第六、舍牌可放銃成全他人食用;

  第七、舍牌可迷惑他人,使自己食和;

  尤其是打新潮麻將,你舍牌精明,不點炮,既使別人和了88分值的大四喜、大三元,而你也只丟了8分。所以只要捨得精,不點炮或少點炮,再和上幾把高番牌,大概就能穩操勝券。

  1.初期舍牌走單張

  初期舍牌大體上為一至四五巡。起手13張配牌,各家都不同程度地起幾個長單張的風箭牌、麼九牌和中張的蕩張。這個階段的舍牌順序,一般是:風箭牌、麼九牌和中張的蕩張牌。

  牌戰初期,一般是先舍單張的風、箭牌。打字牌的技巧是:先打風,後打箭。打風的次序是:先打客風,後打圈風和本門風,最後打中、發、白,也可以把本門風放在箭牌的後面打。

  如果起手配牌時,風箭牌就有八九張之多,且又有三對,就要留下,而奔“字一色”或“大小三元”、“大小四喜”或“全不靠”、“七星不靠”或“混一色”高、中番種去努力。

  2.麼九牌的去與留

  行張時,如無風箭閑張,或已把風箭閑張打完情況下,萬子、條子和筒子的中張(2至8色點)容易抓入靠張,不便先打(但設計牌局時,考慮到“清缺”、“混缺”及“缺一門”者除外),一般先把手中的麼與九閑張打掉,因為麼、九閑張各據首尾,抓靠張的機會比中張少一倍,所以在牌桌上,緊接風、箭之後,各家多都打麼、九閑張。

  大凡起牌後,出牌不是風箭,也沒有麼九,出手就見中張或邊張,說明這家牌局較佳或設計十三不靠,其餘三家行張時,須多加提防。對於麼九閑張的打法,也並非沒有先後,常有以下幾種情況:

  (l)對設計“清缺”、“混缺”、及“缺一門”的牌家來說,應首先打掉不需要的門類中的麼與九;

  (2)在牌局中,現有的牌副、搭子或對子都以中張組成的,那麼設計牌局時,必順考慮“斷麼”的可能性,無論哪門的麼、九牌,均可打掉;如果牌局中搭子和對子較多,準備依靠吃、碰、抓來組副,考慮留下一張尚未見面的麼或九的蕩張作單釣叫牌,成和希望就較大。所以,此種情況的麼、九取捨,就要視牌局發展而定了;

  (3)如果牌副裏已有l、2、3或者7、8、9的順子副,那麼,再打麼、九閑張時,應與設計的“一般高”、“姐妹花”作一權衡,是打是留?先後次序都要統籌考慮;

  (4)對於牌局組成的後期,在原有邊張搭子8、9的基礎上,抓進同類牌6時,即應打9留6,成6、8嵌搭。小頭也一樣,如在原有邊張搭子l、2基礎上,抓進同類牌4時,也應打‘麼”留個成2、4嵌搭。

  (5)凡屬設計十三不靠牌局,除留箭風外,對於萬子、條子和筒子,誠然保留麼、九最佳,中間不靠牌張可擴展到4、5或6,進張副度拓寬,利於上張成和,誠然,這時的麼九閑張,非但不能打掉,仍應視為牌張中的上乘了。中張,一旦上張成對,即好牌局中上乘的麻將頭。類似這樣的中張,閑而有用,當然在行張中是不會輕易舍出的。

  3.中盤舍牌觀三家

  中盤階段是作戰激烈、緊張的階段,一取一舍都關係到勝敗,所以每舍一張牌都必須真正地把握住安全關,儘量做到所舍的牌讓下家沒有吃的、讓別家沒有碰的機會,更不能讓別家有成和的可能。

  麻將實戰中,牌勢只要進入中盤階段,各家的手牌無時不在起變化,摸打一至二巡牌後,以前的熟張在這個時候可能已經成為生張了,以前認為是安全牌,現在很有可能成為危險牌,此時若舍出不是被下家吃起,就是被其餘的家成和,真是隔巡如生張,舊安變新危。

  麻將的舍牌要根據牌面和牌桌上的變化來制定對策及戰略戰術,做到看上家、默下家、盯對家。

  看上家。也就是應看明白上家打出什麼樣的花色牌,吃起、碰起什麼花色的牌。因為他所吃、所碰之牌,即是他手中需要的花色;打出的牌,也是你可以吃起、碰起的花色。這樣,你可判斷出你自己應保留什麼樣的花色,才有迅速吃、碰牌的機會。如果你手中的花色,也是上家想留存、沒有舍出來的,自然你就沒有辦法靠吃碰牌來迅速組合手中牌陣了。

  默下家。與看上家相反,下家正想靠你手中打出的牌來判斷自己手牌中的去留。若你會出的牌,多是下家正想吃起的,那他當然就會很快地吃成一副一副的牌攤開亮出,並且叫聽。故在打牌時,儘量不使下家能吃上自己舍出去的牌,就成了十分重要的思考內容。

  盯對家。既看上家、默下家,也必須盯住對家,這樣三家人需要什麼花色的牌,甚至可能需要什麼牌點也在你預料之中,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對於自己,要做什麼花色的牌,成什麼樣的和對自己有利,必須考慮周密,這樣才能一舉成功。

  4.終盤舍牌防點炮

  終盤階段是大家短兵相接、交鋒決鬥定勝負的階段,絲毫不能疏忽大意。進人終盤階段,有以下兩種情況:

  一是四人中的兩人或一人,依然保持著聽牌,窺機食和。但因牌勢的發展趨平,只好強行打牌,應酬戰局。其他的各家均以防禦為主,最後以少失分而收場。

  二是四人繼續互相牽制,打出安全牌。事實上,其中一人或兩人,早已放棄聽牌,採取少失分的作戰方案。

  凡是牌壇高手的對陣,這種局勢並不是少見的,與初手者聚桌娛樂,推倒食和大不相同。設想,牌桌上有一或兩名低手,欲使戰局發展到終盤階段,似乎是不可能的。

  下面談談幾種牌的情況處理:

  ①放炮危險牌

  這裏說的危險牌,是指將其放出後使他家成和的絕對危險牌。當牌局進入中盤階段後期,對於任何舍牌,都充滿著重重危險。

  實際上,有些牌在眾多場合下,並非危險牌,但是感覺上又認為不是安全牌,這就是被放炮的KB觀念影響所致。

  所以在這期間,每舍一張牌對旁家來說都不可能是安全牌,那麼如何處理這些危險牌,需要進一步地探討。除了絕對安全牌以外(如字牌東碰出,又摸入第四張),其他牌多少總帶點危險性。現在就以放炮的危險牌為焦點,觀察該點的變化。

  第一:放炮危險牌是指對方已經聽張後所要的牌,一旦出現,即可成和。假如現在手中有某張牌,並非直接放炮的危險牌,但由於這張牌被對方碰而導致他完成大番的聽

  張狀態,那麼這張牌應視為放炮危險牌。

  第二:如能看准對方在中盤戰後期的番台狀況,那麼凡與其番台無關的種類牌,一大體上可算作安全牌。

  第三:放炮危險有時可從各家舍牌相的途徑來推測,切舍種類少的牌,危險性大,尤其是生張牌,放炮危險性更大。

  第四:自己手牌中的暗坎和該同一線上的牌,是放炮的危險牌。例如手牌中有暗坎3條3張和6條1張,當桌面上一直沒有出現這樣的牌時,就可能有人聽張的叫牌是3、6條,而他和牌的叫牌張數有二分之一把握在你的手中,這樣就能極大程度地阻止他獲勝。

  ②高度危險牌的舍法

  知道是放炮牌,誰也不會往外打。但是,如遇懷疑性的高度危險牌,就要看舍牌者的膽量和到底對該局牌的勝負抱什麼樣的期望而定了。自中盤階段後期到終盤階段,如自己的手牌沒有可能構成多番牌姿,而對方的手牌頗有多番形態的預兆時,最好死了心不和,不打危險牌,甚至拆掉面子安全牌,以度過最後 一兩 巡的摸牌難關,直到黃牌。

  ③放炮牌的處理方法

  第一:編入組合面子。牌局到了終盤期,既然放炮牌不能打,也不能孤單單地留在手牌裏,妨礙自己和牌。這樣,最好將放炮危險牌編到手牌牌面中去,這是最安全而且是最有利的戰法。因為這樣一來,這張放炮危險牌的左右聯絡牌也都打上了保險係數,均不會輕易舍出,使危險性大大減少。

  第二:立即退出勝負圈。麻將牌競技中,能當機立斷地退出勝負圈的做法,是極為明智的。尤其是多門聽牌的牌姿,明知摸入危險牌,但惟恐擾亂了成形的牌勢,卻執意舍出,奢望僥倖過關。殊不知這樣戰法將會勝敗立見,決無放炮與過關的五五開之說。

  第三:沒有安全牌的困惑。在形形色色的牌姿中,常出現有人覺得手牌中沒有安全牌可打的窘迫感。誠然,這是人為造成的,大體上可分為兩種類型:其一,手牌中顯露的朋組過多,饑不擇食地見吃就吃、得碰便碰,既無算計,又不顧及戰略,結果手牌相對減少,周旋餘地縮小了,調整面也窄了。手頭僅有幾張牌,即出現沒有安全牌可打的情況,以致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困惑,甚至有放炮的危險。其二,雖然呈現未吃未碰的門前清狀況,但一手13張牌仍覺得沒有安全牌可打,這其實是恐懼心理。

  照常規戰法,手牌中沒有安全牌的說法是不切實際的。以三家對手均已聽牌而言,每家通常是兩門聽,也就是說三家合計叫聽六種待牌而已。這對門前清的13張手牌來說,至少手頭上還有一半以上的牌是安全牌。即使手牌少的人,也不見得張張與他人叫聽的待牌分毫不差。問題在於是否願意舍聽而後退一步,是否懂得計算舍牌相。所以,打出一張牌是不是安全,須憑技術高低去審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