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戰中準確判斷安全牌

簡介: 有些人打牌有特別重視安全牌並加以保留的習慣,這張安全牌對自己的手牌來說,完全無關係,何況當你摸入危險牌的時候,就急欲“早走”,這呈人之常情,這和安全牌的有無, 是沒有關係的,所以先走危險牌,保留安全牌的做法,嚴格地說,在麻將戰中並不能列為技術,因這是應該的事情。

[例3.2]八、八萬,西,三、四、五、六條,一、二、三筒,二、三、四萬。

此時,“西”是安全牌,摸入“二條”,切出“西”,形成“一條、四條、七條”平胡的三門聽牌。

然而這手牌最理想的牌姿是“一筒”換為“四筒”,如入“四條”或“七條”,將形成門前、平胡、斷幺、三色同順的和 牌。

因此如是摸入“二筒、三筒、三萬、三條”等牌,仍有人將這些牌順手切出,而留“西”,這是極為“低級”的打法,因他不知安全牌,對對方來說並不是必要牌,對自己來說也是“最第一無用的廢牌”。

摸入“二筒”,切出“西”,如再人“三筒”,切出“三條”或是“六條”,就形成“一筒、四筒”兩面聽牌。

又如摸入“三萬”,以後如人“一萬、二萬、三萬、四萬、五萬”任何一張牌,也可形成門前平胡的聽脾。 留安全牌“西”就是等於放棄如此多的和牌機會,實在是愚蠢。

再壞的一點是,這些有偏愛保留安全牌習慣的人,當手牌進入聽牌而切出安全牌的時候,容易被對方察覺“此家已經聽牌了”。

[例3.3]南、南、南,一、三筒,三、四條。此時,如摸入嵌“二筒”,就是一入聽的“二條、五條”聽牌,如摸入“二條或五條”,就是一入聽的嵌“二筒” 聽牌,這種場合,在實戰時,時常可以碰到。上面的情形,無論是入“二筒”,或是入“二條或五條”,此時要捨出的牌,大抵早在手內已經準備完妥,現在將這張牌假定為“a牌”。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最普通的情形如前例的“西”,a牌是被認為頗為安全的牌,手內的其他面子,愈接近完成,人們愈想使這張牌作為安全牌。

[例4.4]a,南、南。

假定a牌是“南”,就是“南”的暗刻, (如例4.4),手牌如欲聽牌有7個機會,入“一筒”切出“三筒”,形成“二條、五條”聽牌(入“三筒”也是一樣),入“三條”時,將“三條”做將,切出“四條”,嵌“二筒”聽牌(入“四條”即切出“三條”),如是摸人嵌“二筒”,或“二條”、“五條”,

也都能形成聽牌牌姿,筒子牌是“一筒、二筒、三筒”,條子牌是“二條、三條、四條、五條”,摸人任何一張牌,都可以聽牌。

若a牌是“南”以外的安全牌,和“南”比較,其聽牌的機會相差甚多,這種差別仍有很多人沒有去注意(a牌如不是“南”,其聽牌只有三個機會)。

[例5.5] 三、五、九、九條,一、二、三萬,西、西,二、四、七、八筒。

這是兩入聽牌姿,摸入嵌“三筒”或是嵌“四條”,切出客風脾“西”或“九條”各二張,就可聽牌。莊家在第七巡摸入“二筒”,果如所料切出“西”(“西”是生牌,海內尚未出現),西家叫碰。因為留下“二筒”,切出“西”,仍然是兩入 聽牌姿,下次如入“三筒”,就切出“二筒”,將“西”留做安

全牌,往後如入嵌“四條”或“六筒、九筒”時,再切出“西”,完成聽牌,一般大都是如此打法。

看來西家好像是做筒子牌混一色,因此切“西”,使對方接進一手是失策的,當然,這種情形,莊家如要切出兩張牌,應該切出“九條”。 “二筒”不可切出,因如切出“二筒”,大家就對你的筒子牌加以戒備,而“三筒、六筒、九筒”是莊家 的必要牌,此時海內連一張“九筒”也沒有,很可能西家有

“九筒”的對子也說不定,總之,“三筒、六筒、九筒”線上的牌,是不容易出現的。

西家的手牌雖然無法知道,但如是有“西”和“二筒”的對子(兩人有同樣的對子),此局將有變成和局的可能,而再由莊家連莊。

上述場合,不打“西”或“九條”,而切出“三條、五條”,比較高明,莊家的手牌往後還有種種變化,因此還沒有辦法下斷語,然而輕易打出“西”,使西家得利,這充分證明莊家仍不知“a牌的價值的法則”。

初學者為了安全起見,時常會將客風牌對子切出,如非確實有三門聽牌的可能,對子的捨出,不必如此快速,當對子成暗刻的時候,其利用價值是無法估價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